呂恩(海綿嵐)

更新時間不穩定學生一枚

短篇【赤黑】一個吻 The kiss.

在這裡症鄭重跟大家抱歉一下(><)

請不要惡劣拍打海綿QQQQ

因為這篇赤黑文是在我還沒嚴重入坑時打得,

所以各種語氣個性失敗(´Д` )

現在回頭看就覺得好想動筆改!!!!

可是因為是比賽文不好給他改下去,

本來一篇就完結了,

可是親友強烈希望有後續,

可能之後會在打別的節日發生的事www

歡迎私訊認識,看文愉快(σ゚ω゚)σ

-------------

  『我們分手吧。』



  一如往常的上下學,一如往常的吃著飯,一切都是這麼正常的跟每天一樣,卻好像有什麼地方不對勁。

  只不過是一個人走進大學,一個人吃著便當,然後一個人回不一樣的房子罷了。

  前天他跟他吵架了。雖說是吵架,卻不會互相破口大罵,只是一人爭辯一句而已,雖然每次都是另一個他贏就是。

  這對黑子來說其實是一種幸福。要是自己沒跟喜歡的人吵架過那才叫真正的恐怖吧?

  可是這次不一樣。

  「赤司君,你要出國是真的嗎。」黑子對著剛洗完澡的人說話。

  這是今天無意間聽到老師之間的對話,他本來沒有多注意,直到聽到赤司的名字。

  「嗯,是真的哦。」

  寬敞的屋子此刻的安靜彷彿沒人在一樣。

  黑子的反應出乎赤司的預料。難道要問的就只有這個?

  他一屁股坐到黑子旁邊。「不生氣我沒第一時間告訴你啊?」

  「不,我很生氣。」

  ……這個臉怎麼看都沒有在生氣吧?

  對了,今天是一年一度的「那個」日子吧?

  「哲也,我要出國一年,你打算怎麼辦。」赤司壞壞的笑著。

  「你是指哪方面?」

  「當然是怕你做噩夢沒人哄阿。」

  「我不記得我有做過噩夢,請認真點說話。」

  阿唉,真的生氣了吧?不過這可不行,今天可是「那天」阿。

  「我們分手吧。」

  一直毫無變化的黑子身體瞬間僵硬了。「赤司君,你是認真的?」

  「讓你等我一年太殘忍了,而我也等不下去。」

  他以為哲也會說「別開玩笑」,卻只是稍稍點頭走進房間。

  難道黑子他……不知道?



  已經第三天了,黑子的手機裡全部都是未接來電,想當然不用想也知道是赤司打來的。

  「真搞不懂赤司君在想什麼……」說著說著,他又再次把手機調成靜音默默收到口袋。

  雖然話是這樣說,他還是覺得打這麼多通應該是有急事吧?就算已經分手了,不接感覺也不太好,至少他還想維持住朋友的關係。

  待他晚上接起來連招呼跟抱歉都來不及說就被對方搶先。

  「為什麼不接電話還要搬去學校宿舍?」電話中的聲音在黑子耳畔響起,不是平常不及不虞的聲音,也不是憤怒的聲音,是疲倦的聲音。

  「赤司君,你有好好睡覺嗎?」

  「當然有阿,大概啦。」大概?「我說阿,哲也你是認真的嗎,你是真的不知道還是忘記?」光聽聲音就猜的出赤司現在懊惱的樣子。

  「你是指什麼。」

  「當然是分手那件事阿。」

  「不是已經說好了?」

  「我們是又說好什麼了?」就算他們從高中就交往到現在,他還是每次都有點跟不上黑子的跳躍思考。

  「因為赤司君要出國所以……」

  「那是開玩笑的。」

  「…………」

  「而且我三個月就回來了。」

  「…………」

  「我們分手吧。愚人節快樂。」

  對面沉默到讓赤司以為人已經不在了。

  「哲也?」

  「嗯。」

  「你不生氣嗎?」

  「嗯,我很生氣。」





  『我們分手吧。』

  結果到頭來,一個呆子以為對方知道那天是愚人節,一個傻子忘記那天是愚人節。

  「請不要再這麼做了,我會很困擾。」

  「沒問題,給你一個吻就解決了。」

  「不是這個問題。」

  「快點開門,我在你的門外。」

  「赤司君,請好好聽人說話。」

  這個對話到這邊就停止了,因為沒有人接下去。

  至於為什麼沒有人接下去,因為哲也打開門後,赤司就直接吻了他。

  「要不乾脆跟我出國吧?」赤司又恢復平常壞壞的笑容了。

  而被他吻到的某個人瞥了他一眼就把頭轉開。「我不要。」

  

  就算他想遮掩也沒用。因為臉上的紅暈可沒那麼好遮。